戰局來到了微妙的平衡,雙方手牌數分別有一張和兩張,管家場上有攻擊力3200的怪獸、一張蓋牌,和堡壘似的古代機械要塞,然而黃袍人場上龍破壞砲的效果,也對管家的攻勢與展開有一定的威嚇力。

 

  「試膽競速效果,支付一千分生命值破壞此卡,這樣你就失去保護你的屏障了。」管家瞳孔裡閃爍著妖異的光芒「讓你見識這張牌吧,魔法卡──超載融合,將我墓地裡的四隻古代機械怪獸除外,融合召喚,古代機械混沌巨人!」

 

  生命值只剩1400的黃袍人,經不起混沌巨人的傷害,古代的機械要塞讓融合出場的混沌巨人不會成為龍破壞效果對象,戰鬥階段也無法發動任何卡片,他在兩隻怪物面前宛若風中殘燭。

 

「勝負早就決定好了,神是眷顧我的,你不可能有任何逆轉的方法。」管家面露猙獰的說著

 

  「沒錯勝負已經決定了。」黃袍人依舊淡定地直視管家「龍破壞效果,捨棄一張手牌,除外古代機械要塞。」

 

  「別再掙扎了,混沌巨人只要攻擊……」黃袍人直接打斷管家的話「發動陷阱卡──舊神的呼號,當此卡因卡牌效果,從手牌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發動,對方場上所有卡片變為裏側表示,對方不得改變表示狀態。」

 

  「怎……怎麼可能,你怎麼會擁有那張卡!我、我才是神所眷顧者,我花了大半輩子侍奉神!神不可能拋棄我……」管家雙腿頓時失去力量,雙膝跪下

 

  「神已經對你感到厭煩了,從今以後由我來侍奉神。」在濃霧與黑暗瀰遼的森林裡,黃袍人彷彿變的巨大,從高不可攀之處俯視管家。

 

  「結、結束這回合。」聲音裡充斥著絕望。

 

  「龍破壞砲效果,除外你裏側表示怪獸。」 黃袍人不急不徐將手牌捨棄「龍破壞砲直接攻擊!」3000攻擊力的直擊,管家隨那「轟!」的一聲歸零了。

  

  「呵呵呵呵……」一邊吃力地撐起身子站起,一邊拍去身上的灰塵「神是無法拋棄我的,因為我將化為元素,成為祂的一部份,這是神對我的恩典!」管家說著,鮮血從眼眶、鼻孔裡流出。

   

  「哈哈哈哈,神啊,請接受我的獻祭,虛空的宴享者……黃衣之王……將帶吾……呃,啊啊啊啊!」管家從吟唱轉為悽慘的嚎叫,鮮血從眼眶、鼻孔、耳朵,甚至身上每個毛細孔都噴湧而出。

 

  轉瞬之間管家已成一個血人,痛苦的在地上打滾,血的顏色逐漸由紅轉黑,最後身上流出的,並非血液而是黑色液體,嘩!一聲管家化為一攤散發腐臭的黑水。

 

  至於黃袍人,則有一股強勁的力量灌入胸膛,那力量一點一滴的支配黃袍人身體,使他成為舊神的屠夫。

 

 

  

  漢美豁然驚醒,發現自己流了一身冷汗,丈夫也安穩地躺在旁邊,濕黏冰冷的感覺包覆著身體,讓昨夜的惡夢失去了真實感。怎麼會夢到那種夢呢?

輕撫小腹,沒有任何異狀。

 

  詭異的黃袍人、死而復生的林岳雄、恐怖的儀式,有人說夢和現實是相反的,難道是因為分到大筆遺產,才夢到如此可怕的夢。漢美轉轉頭,拍了兩下臉頰,決定不再想昨天的夢,而是要好好規劃未來的生活。

 

  看一眼手機,時間才早上五點半而已,天才微微地亮著,漢美打算去浴室洗去黏膩的汗水後,再睡番回籠覺時。

 

  不知到睡了多久,門口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。

 

  林獻權一臉擔憂地站在門口,表情令人感到不安,「發生了很恐怖的事,承宇他起來了嗎?」

 

  今早他起床時發現昨夜的霧非但沒有消散,竟然還變得更濃,彷彿緊緊包覆住宅邸的,窗外完全白茫茫一片看不到景物。

 

  更詭異的事,從一樓的窗外看去濃霧中似乎有人,他試著緊貼窗外,濃霧中果然有人,而且是一群人包圍著宅邸。

 

  「怎麼會……在這種大霧的天氣,一群人居然包圍著這棟山中宅邸?」漢美不可置信地說著。

 

  「是真的,妳趕忙叫醒承宇,大家都在一樓大廳,我先去找管家。」獻權說完便立刻離開

  昨夜的噩夢又再次浮現眼前,漢美閉上眼想甩掉那可怕的景象,但是這棟宅邸似乎將上演更加恐怖的夢境。

 

  漢美跟承宇隨便梳洗了下,便連忙到大廳,蘭芝、獻榮已經在大廳了。在不尋常的濃霧裡,宅邸即便開燈也顯得陰暗。

 

  「操你媽的死雜種!」獻榮念念有詞地罵著髒話,蘭芝在一旁顯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

  「二叔、嬸嬸,那些人是怎麼回事?」承宇牽著漢美,想用手溫安撫漢美的心情。

 

  「不知道,剛才我在門外不管怎麼喊,那些傢伙都沒有回應。」獻榮雙手交叉在胸前,從語氣中聽不出一絲不安。

 

  「不好了!我到處都找不到羽萱和管家。」獻權和羽堂從正對門口的樓梯走來。

 

  「老公你說什麼?」

 

  「我和羽堂翻遍樓上每一個房間,真的到處都找不到他們。」獻權氣喘吁吁地重述了一遍。

 

  「這種時候,她怎麼會亂跑呢?」蘭芝著急地說著。

 

  那一刻,林岳雄的臉龐忽然在漢美腦中閃過,「三叔,你有找過停放爺爺棺木的那一間嗎?

 

「沒有,但怎麼可能呢?她怎麼會跑到那種地方。」獻權不可置信的搖頭

 

「老公,會不會羽萱她那個發作,跑到那裡去也有可能。」蘭芝搖著丈夫的手臂。

 

  「什麼那個發作,我女兒沒有病,都是妳……」獻權勃然大怒甩開蘭芝的手,想起在眾人面前,原本說到一半的話立刻吞回,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過身說:「確實只有那個地方沒找過,還是去看看吧。」

 

  眾人除了獻榮守在大廳,其餘都到了停放棺木的房間。

 

  果然一開門便看到羽萱捲縮在門口附近,獻權立刻跑上前將女兒摟在懷裡,確認還有呼吸心跳和沒受傷後,才鬆了一口氣。羽萱也緩緩睜開雙眼,看到大家都圍在身邊嚇了一跳「大家怎麼都在?」

 

  「我的寶貝妳沒事就好,妳怎麼會到這種地方,害媽媽擔心死了。」蘭芝蹲在羽萱旁邊憐惜地摸著羽萱臉龐。

 

  等羽萱發現自己竟然和棺材睡一晚,害怕地抱住蘭芝啜泣。

 

  「真是麻煩大家了,我和蘭芝帶羽萱回房間,承宇、漢美你們和二哥先去飯廳,我們等會在那討論之後的事吧。」獻權一把背起羽萱,剛遭受龐大恐懼的羽萱似乎感到很安心,很快又睡著了。

 

  雖然找到了羽萱,但是眾人心中的不安卻沒有絲毫消退,反而持續擴大著。

  

 

 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王慎 的頭像
王慎

閒暇隨筆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