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宰夜晚的迷霧無窮盡地壟罩著整片山頭,但卻空出了一個圓,似乎為黑暗儀式留出一個鏡技場,晚上的風勢轉強,野草隨著風磨蹭著兩人的褲管。
 
  管家用尖刀劃開字左手掌心,帶著生命力的殷紅鮮血延著刀尖滴落,正當血滴將接觸草尖時,血液像碰觸到高溫的金屬般,化成黑煙消失了。隨後草地上的血陣發出妖異的紅色光芒,滾滾黑霧如墨汁般快速蔓延,最終包圍住兩人。
 
  儘管在黑暗中,兩人依然能看清楚對方,管家的面目又從瘋狂轉為陰沉的說:「由我先攻。」
 
  「召喚古代的機械獵犬,發動效果給予對方600點傷害,再發動三效果,將古代機械融合怪獸的融合素材從手牌、場上送入墓地,將那體怪獸融合召喚──古代的機械魔神(1000;1000)。」管家將場上的獵犬,與手中的古代的齒車機械送入墓地。
 
  「發動古代的機械魔神效果,給予你1000點傷害,再發動永續魔法古代的機械要塞,結束這回合。」(管家生命值4000;手牌2)
 
  「我的回合,抽牌」(黃袍人生命值2400;手牌6)
  
  「發動場地魔法聯合格納庫,此卡發動成功時,將牌組一張光屬性、機械族聯合怪獸從牌組加入手牌。」黃袍人將A-強襲核心加入手牌。
 
  「召喚A-強襲核心,發動聯合格納庫效果,一回合一次召喚聯合怪獸成功時,從牌組選擇一隻聯合怪獸裝備,我裝備B-爆裂砲台,接著發動魔法卡傳送轉換,將強襲核心送墓,特殊召喚銀河戰士。」同時因銀河戰士效果,黃袍人再將另一張銀河戰士加入手中。
 
  「因為爆裂砲台送入墓地,我能再將一張聯合怪加入手牌,我選擇C-粉碎翼龍,將C-粉碎翼龍送墓,我以守備表示特召另一只銀河戰士。」管家見狀明白黃袍的戰術後,抽蓄般地竊笑著。
 
  「將場上兩隻銀河戰士疊放,超量召喚電子龍新星,再以新星為疊放素材超量召喚,電子龍無限(2700;1600)!」隨著強光閃現,電子龍無限出現在場上,身上有象徵素材數的光點圍繞著。
 
  「接著將墓地裡的A、B、C除外,融合召喚ABC-龍破壞砲,覆蓋一張牌,電子龍無限攻擊機械魔神。」
 
  「機械魔神被破壞時,從牌組特召一隻古代機械怪獸,召喚古代機械熱核龍。」一隻由機械及齒輪組成的巨龍從黑暗中出現。
 
  「龍破壞砲效果,將一張手牌送墓,除外對方場上一張卡。」黃袍人忽然意識到手中異樣的觸感,自己的手牌居然消失了,沒辦法發動龍破壞效果。
 
  「呵呵呵不可置信吧,但這就是黃衣之王喜愛的決鬥,我們不過是他手中的玩物罷了,勝負早就決定好了。」
 
  「結束這回合。」黃衣人不屑地哼一聲。
   
 
  漢美睜開眼睛時,發現手腳居然被人綁著,嘴巴也被塞進破布,轉頭望見台下有無數個穿著黃袍的人,就像在樹林裡見到的,原來自己是被人綁在祭壇之類的地方
 
  「虛空的宴享者……黃衣之王……,將帶吾進永恆的歡宴!」台下的黃袍人拍著鼓,瘋狂似的吟唱著破碎不齊的詞句。
 
  想掙扎,繩子卻勒的讓手腕發疼,只能嗚咽出不成話的求救,恐懼與無助的淚水從眼眶裡湧現。
 
  這時一個身影逐漸從黑暗進入漢美視野,等那人的臉逐漸清晰時,漢美倒抽了一口氣。
 
  那人竟是承宇的爺爺──林岳雄!
 
       林岳雄一身黃袍,一手握著短刀,一手捧著一碗暗紅色液體,走到漢美身旁。
 
  「嗚!嗚!嗚!嗚~~~」漢美更加用力掙扎扭動,連手腕都摩擦出血痕。
 
  「虛空的宴享者……黃衣之王……,將帶吾進永恆的歡宴!」林岳雄一面如同其他黃袍人吟唱,一面用短刀畫開漢美上衣,然後在敞露的腹部上用紅色液體寫畫著,儘管在眾人前裸露胸部,但恐懼與無力完全壓抑住羞恥。
  
 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竄進鼻腔裡,令頭腦開始有些昏沉,這……到底是?身體愈來愈沉重,手腳也放棄了掙扎。
 
  
  
       管家看著抽出的牌,心中泛起一抹微笑「召喚古代機械飛龍,它的效果是召喚成功時,將一張名字帶有古代機械的牌加入手牌,我加入古代機械箱,當機械箱已非抽排方法加入手牌時,可以再將一隻攻擊力500以下的古代機械怪獸加入手牌」一瞬間管家以怪獸效果讓手牌達到了4張。
 
  「魔法卡──融合,將場上的機械飛龍、熱核龍和我手中的古代機械箱、古代的齒車機械作為素材,融合召喚!」
 
  「沒那麼簡單!發動電子龍無限效果,一回合一次,魔法陷阱及怪獸效果,發動無效並破壞。」
 
  「早料如此,從手牌發動掩蔽射擊士效果,在我方或對手主要階段,將此卡送入墓地,讓電子龍無限在回合結束前效果無效。」電子龍的效果沒有阻擋管家牌組中的怪物覺醒。
  「融合召喚!古代機械渾沌巨人(4500;3000),此卡不受魔法陷阱效果影響,而且能攻擊對手全場怪獸,給予貫穿傷害。」
 
       「發動陷阱卡──超元域,從牌組中選擇一張場地魔法卡加入手牌,或直接在場上發動,我將試膽競速在場上發動,再接著使用龍破壞砲效果,解放龍破壞砲,將被除外的A、B、C特召至場上。」
 
         「雕蟲小技,古代機械渾沌巨人攻擊。」在4500壓倒性的攻擊力下,黃袍人的怪獸瞬間全滅了,但是因為場地魔法──試膽競速,生命值低者不會受到傷害,黃袍人得以倖存。
 
  「結束戰階,發動試膽鏡速效果,抽一張牌,接著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。」(管家生命值4000;手牌1)
 
  「將墓地裡的A、B、C除外,召喚龍破壞砲。」一眨眼功夫,黃袍人再次召喚出自己的王牌。
 
  「發動效果,將一張手牌送墓,除外對方場上一張卡,我除外──古代機械渾沌巨人。」偌大的機械巨人,身影逐漸透明,最後消失在場上。
 
  「龍破壞砲直接攻擊。」
 
  「沒這麼簡單,發動永續陷阱卡──古代機械蘇生,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,復活一隻古代機械怪獸,並且攻擊力上升200分,回來吧!古代機械熱核龍(3200;3000)。」熱核龍再次出現在場上時,彷彿帶著來自冥界的寒意,令人寒毛倒豎。
 
  「試膽競速效果,支付一千分生命值,從牌組抽一張牌,結束這回合。」(黃袍人生命值2400→1400)
 
       漢美的身軀一點一滴的失去力量,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,那噁心的一幕映入眼簾──腹部像有無數隻蟲子要破卵而出般,劇烈的起伏蠕動著。「不要!」無法承擔的驚懼,使漢美暈厥了過去。
 
       「哈哈哈!黃衣之王即將誕生於世,為血腥的宴會拉開序幕!」林岳雄乘著這股瘋狂,將短刀插入胸口,從祭台上一躍而下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本次原創卡:掩蔽射擊士,能在自己回合使用的效果分隔士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王慎 的頭像
王慎

閒暇隨筆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