將李白提起   磨碎

磨成毫末

從頭開始

拌進高粱 酒趜 抑鬱

等待醉生夢死與謫仙人從渣裡煉出

(帝國也為之瀰醉)

飢黃色的手捧著琥珀色的夢

應該羞愧

因為杜甫正在風乾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王慎 的頭像
王慎

閒暇隨筆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