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局來到了微妙的平衡,雙方手牌數分別有一張和兩張,管家場上有攻擊力3200的怪獸、一張蓋牌,和堡壘似的古代機械要塞,然而黃袍人場上龍破壞砲的效果,也對管家的攻勢與展開有一定的威嚇力。

 
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主宰夜晚的迷霧無窮盡地壟罩著整片山頭,但卻空出了一個圓,似乎為黑暗儀式留出一個鏡技場,晚上的風勢轉強,野草隨著風磨蹭著兩人的褲管。
 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進入宴客廳前,獻權叮嚀著兄妹倆,將決鬥盤和牌組收進背包,絕對不能讓承宇看見。

 
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隨著海拔逐漸升高,車窗外逐漸覆蓋了層薄霧,為景物增添了分飄渺感。

 
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喂!今天輪到我看電視!」孫子的爭吵聲像鈴鐺般,隨著窗外的煦陽,叮叮噹噹地,擾了老人的午休。老人雖然不情願地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,嘴角卻不自覺上揚。

 
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黑壓壓一片悲戚

 
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出生在魯國曲阜,那是個美麗且純樸的地方。現在大家都稱呼我為「孔子」,部分人知道我叫孔丘,但會去關心我叫孔丘,究竟是因為出生時,頭上有像山丘般的突起物,還是單純在山丘上出生的人又更少了。

 
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將李白提起   磨碎

磨成毫末

文章標籤

王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